首页 阳谋高手 下章
第10节
第三章这一仗,欧佟非打不可了

 欧佟提起那一次挂冠而去时,总显得扬眉吐气,根本原因在于,官场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巨大磁场,听见楼梯响,只见人进来,不见人离去。像欧佟这种敢于拍案而去的,整个中国,还真找不出几个人。而且,他觉得自己做得很谋,很符合组织手续。

 10

 一个晚上,欧佟没有睡好。他在考虑最坏的可能。看杨大元的意思,是要和自己决裂吗?他凭什么决裂?决裂之后,他又能捞到什么好处?当然,杨大元的性格,欧佟是很清楚的,他是那种翻脸不认人的人。杨大元在家乡还有好几个哥哥,有一年节,大家回家吃团年饭,几兄弟每人拿出二百元钱给父母过年。其中一个嫂子小气,只肯出一百。杨大元当场拍案而起,着哥哥给钱。嫂子刚表示了一句不满意,他便将桌子掀翻了。指着哥哥的鼻子骂道,×你妈,你给不给?不给的话,老子一刀子捅了你,你信不信?这次如果真的和他闹翻了,决裂也许无法避免。真要决裂的话,自己该做些什么?

 知道早晨一定醒不来,欧佟定了闹钟。可是,还没到时间,他的门就被敲响了,他打开门一看,是杨大元。欧佟感到有些突然,又觉得和他已经没有话说,只是转过身,将他让进来。

 杨大元将门关上,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哥,我错了。欧佟不想答理。他继续说,昨天是我不好,不该发脾气。其实,我也是为了公司好,想到你不相信我,而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整个身心都扑在公司里,就觉得委屈,所以控制不住自己。哥,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为公司好。昨天你走后,我躺在上,一边想一边流泪。无论如何,你是我哥,就算你打我骂我,我也不应该那样对你。说着说着,他的眼圈突然就红了。最初,欧佟还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哭了,在他的印象中,男人是不应该哭的,杨大元是那种钢铁一般强硬的人,这种人自然不应该哭。所以,他发现杨大元有些哭腔时,第一想法是,这是真的吗?他在装吧?可没过多久,杨大元噎起来,竟然哽咽着说不下去,欧佟掉头看他,发现他面泪痕。

 面对他的眼泪,欧佟的心一下子软了,早已经决定,不再和他计较。

 杨大元继续向他哭诉。他一次又一次叫着哥,希望欧佟给他一次机会。他说,他从小没有读多少书,是个大老,做事不知轻重。这么多年,他一直非常努力,一有时间,就拿名人名言整段整段地背,为的就是提高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地位。可这么多年来,无论是做生意还是卖报纸,总是被人看不起,是欧佟给了他这次机会,可以和像林飞、王禺丹这样的人接触,可以真正参与广告拍摄。有了这样学习的机会,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放过,他希望继续留在欧佟身边,将这个广告跟完。他保证只听欧佟指挥,欧佟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他保证做欧佟的手做欧佟的腿做欧佟的眼睛鼻子,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多说一句话不多做一件事。

 欧佟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先留下来吧。可是,他没有立即说,因为他想,既然要他留下来,有些话,一定要事前说清楚,到底怎么说?他还没有想好。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杨大元更进一步说了,他说,其实,他觉得自己留下来,是可以帮得上忙的,有些事,也确实需要他留下来。他毕竟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是总经理,没有他,有些事情不好办。比如签合同,都是他出面的,付账也需要他的签字,才符合手续。

 杨大元在暗示欧佟,没有他配合,公司的章以及钱,他欧佟都动不了。这种暗示,就带有威胁的意味了。那一瞬间,欧佟突然决定了,绝对不能留下他,这次如果妥协,以后他可能得寸进尺。欧佟说,你先把卡留下来吧,别的事,我们回去再说。

 在欧佟看来,自己这样做,已经给他极大的面子了。事情已经闹到了这步田地,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让他管账了。只要钱在自己的手里,他留下来与否,都不是问题。在欧佟的印象中,他还是能办事能跑腿的,从这种意义上说,让他留下,也不是什么坏事。换一句话说,两人出现矛盾的时候,欧佟已经退了一步,只需要杨大元也退一步,矛盾就可能缓解了。可他没想到,听了这话,杨大元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欧佟看得出,他异常地恼怒,就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准备用一个小计谋在父母面前蒙混过关,被看穿之后,不是自责而是羞愤。欧佟不想闹得太僵,毕竟几十年的朋友,人生一世,能有几个从小到大的朋友?这份友谊,他是异常珍惜的。无论如何,他不想因为几个钱或者一次合作,将这么多年的情感积累毁于一旦。他先拿话堵住了杨大元,说,你别给我脸色看。我是什么人,你清楚得很。我建议你冷静一下,回去休息几天,好好想清楚,然后我们再谈,好吗?

 杨大元一句话没说,站起来向外走。欧佟说,你好像忘了留下银行卡。杨大元竟然停都没停,甚至没出一声,向前走了。欧佟赶到门口,说,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不要意气用事。杨大元没好气地扔下一句:那是我的事。

 欧佟没有理会杨大元,他开始洗漱,同时思考,如果杨大元就此离去,并且真如他威胁的,不让自己动用公司的钱,自己怎么办?这个广告,显然是不能停下来的。能不能让王禺丹先借给自己一笔钱?王禺丹也不希望这个广告产或者出麻烦,只要自己说清楚了,她应该会借吧。那么,对待杨大元怎么办?他如果就此离去,那算是和自己翻脸了,合作肯定无法继续下去,分手?怎么分?这个还是不想了吧,当务之急,需要将整个工作程和其他一些相关情况了解清楚,不能让工作停顿下来。

 好在欧佟和制作组的成员,吃早餐的时候,他进行了一番了解,得知这些人并不清楚酒店房间以及动物园内部的谈判情况,所有一切,都由杨大元安排,他们不需要心。至于生活安排,最初,导演对他们说的是,午餐和晚餐全部吃盒饭,后来杨总每餐招待他们在酒店或者餐馆吃,他们也就乐得听从,其他事,一切听导演的。欧佟问到今天上午的拍摄工作,他们说,昨天已经安排好了,等一下,汽车来了,他们只需要按计划行事。欧佟想,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去看他们工作,先将两间酒店的情况摸清楚。随后,他去酒店大堂问了问情况,预付款恰好今天到期,如果继续住,需要追加。欧佟估计,既然这间酒店到期,长隆酒店可能也到期了,他准备将那里的房间退掉,让其他人也搬过来,至少可以节约点费用。

 欧佟给导演打了个电话,说,现在的住房情况,和当初他们商定的不一样,他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导演是他在电视台的朋友,两人的关系并非一两天。导演在外面干私活,如果闹到台里,是要受处分的,何况面对的是副台长,怎么说,也有几分畏惧。他说,这件事实在是冤枉他了。他原是说好了和大家住一起,可杨总非常热情,一定要他和摄像住长隆,他也不好拒绝。欧佟说,有关这件事,实在不好意思,他准备将长隆的房间退掉,大家一起住到香海酒店。导演说,这没什么,当初就是这样说定的。对于这种改变,欧佟一再道歉,并且坦率地说,这段时间,开销实在太大了,这样搞下去,他担心会亏本,所以不得不采取措施,压缩开支。

 导演对他说,欧阳台长,坦率地说,我的心里一直非常不安。可杨总毕竟是老总,他要这样搞,我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是他的钱。欧佟问,他说是他的钱?导演说,不是他的是谁的?他是公司总经理,又是法人代表呀。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杨总是在花谁的钱,简直不像是在花钱,就像是在花纸。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背后,肯定是一家大型国企。欧佟好奇心大起,问道,你为什么这样想?导演说,你也在体制内,难道你不知道体制内的搞法?吃餐饭,虽然不一定要最好的,但一定要能开出发票的,而且,发票一定要多开。住酒店也是一样,要谈折扣,但发票不按折扣开。谈合同就更不用说了,一万元可以搞定的事,没有五万拿不下来。比如说,他带我们去东莞潇洒吧,只不过请一个小姐到房间跳了一支舞,再就是唱了几支歌,喝了一点啤酒,加起来五千多吧,他的发票,却开了一万八。如果不是国企,谁是冤大头,让他这样干?想自杀也不需要这样嘛。

 欧佟告诉导演,让他派一个人回来清理房间,以便他将房间退掉。他拿了押金条,来到长隆大酒店,往杨大元的房间里打电话,没人接。打他的手机,通了,但并没有接听,挂断了。欧佟便给他发短信:长隆的三间房必须退掉,制作组住的其他房间,押金已经没有了,你如果不想将事情彻底做绝,立即处理这件事,我在长隆等你。

 等了半天,一点音讯都没有。再给杨大元打电话,他竟然关机了。

 恰在此时,剧务赶回了酒店,欧佟和剧务一起,将导演以及摄像的行李搬出来,然后去大堂办理退房手续。不料遇到了麻烦,大堂的服务员表示,这三个房间不能退。欧佟问为什么,服务小姐说,当初说好了住二十天,现在才住了十四天,还差六天。欧佟觉得奇怪了,住十四天和二十天有什么区别?服务小姐说,这事与她无关,她只是听上面的,上面说不能退,她如果办了,自己就会被炒鱿鱼。两人争执的时候,大堂副理过来了。

 大堂副理听了欧佟的投诉,然后找那名服务员聊了几句,便对欧佟说,你这件事比较特殊,因为是销售部门接的单,可能需要销售负责人来帮你解释一下,请你稍等。时隔未久,销售经理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干的年轻女,她了解情况之后,非常肯定地对欧佟说,先生,非常抱歉,这个账,我们不能结。欧佟说,为什么不能结?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销售经理说,理由很简单,当初入住的时候,并不是你来登记的。欧佟是当记者出身,对于这种托词,自然是应对自如。他说,那我问你,你们有规定必须由入住登记的客人结账吗?能不能把这样的规定拿给我看?销售经理和他涉的时候,另一名服务员显然在打杨大元的电话。因为电话不通,服务员将此事告诉销售经理时,销售经理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对欧佟说,真的非常抱歉,先生,这个单,我们不能结。

 欧佟也确实搞火了,当即一拍柜台,大声地说,你说不能结就不能结?今天你不结也得结,否则,我要打电话报警。

 争吵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很多客人围过来。大堂副理便想将欧佟叫到一旁,以免影响酒店的形象。欧佟自然清楚这一点,坚决不肯走,表示有什么话,可以在这里说清楚。被欧得无路可退,销售经理只好对欧佟解释,这是一笔非常特殊的业务,最初登记的不是三个房间,而是七个房间,一个豪华野趣套房,六间标准房。只不过,这三个标准房是先开的,另外三个是后开的。所以押金条才没开在一起。标准房的标价是998元,携程价是880元,和销售部洽商,最后获得的团购价,是780元。那个豪华野趣套房,标价2680元,谈价后,是2180元。问题并不仅仅如此,杨先生要求豪华房不变,标准间按1180元出发票,前面的三间以二十天为准,后面的三间以十天为准,他预付了七万元房费,却提走了三万五千元差价。双方说好,其余的,结账时算清。可现在,前面的三个房间,住了十四天,后面的三个房间,住了八天。总房价已经达到了五万一千多元。

 现在,欧佟明白了,杨大元之所以要在这里多开三个房间,目的就是赚取这个差价。这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人家说雁过拔,他是雁过砍腿。总共七万多元的房价,他就要从中赚走三万多元。50%还多。这是不是说,凡是杨大元经手的支出,他都得至少捞走50%以上的回扣?这个想法,让欧佟心惊跳。做一单生意,能有多大的利润?他竟然要捞走50%?

 知道这些内幕之后,欧佟说,房间,我是一定要退的。不过,另外的三个房间,暂时不退,只退这三个。这是其一。其二,你们给他的回扣,我不会认,要么,你们和他联系,要他退回来,要么你们报警。这件事,与我无关。当然,你们也可以不解决此事,那我只有报警处理。

 听欧佟这样说,那名销售经理脸都吓白了。这件事,显然与酒店无关,只是销售经理为了获得业绩,和杨大元私下做了易。真闹到警方出面,她的饭碗,肯定是保不住了。所以,她求欧佟放过她一马。欧佟说,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处理的范畴了。

 这里还在涉,电话来了,是导演。拍摄场地出事了,对方不让进场,说是没有缴费。欧佟让导演将电话交给动物园管理处的人。对方告诉他,考虑到是林飞在这里拍广告,对动物园有宣传作用,他们才肯将价格得很低,拍这么长时间,且有如此之多的配合,不说动物方面,仅仅是工作人员,就需要几十人。十万块钱已经低得不可想象了,别说支付人员的工资,就是供给那些动物的食物都不够。欧佟问已经付了多少,对方说,付了三万元。欧佟说,能不能今天先拍着?其余的钱,我在一个星期之内付清。对方语气很坚决,别说一个星期,就是一天都不行。什么时候给钱,什么时候开拍。

 欧佟本能地觉得,这事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准是杨大元在背后搞鬼。既然预付了三万元,又答应其余的钱一星期之内付清,应该是没有拖任何费用。既然没拖费用,对方为什么不肯合作?显然,杨大元买通了个别人,要给他欧佟出难题。无论如何,拍摄工作不能停。只不过七万块钱,应该还是可以想办法的。

 他协商说,能不能今天先三万,余下的保证一个星期之内清?应该说,对方还是颇有商业精神的,既然欧佟的答复非常诚恳,他也不好滴水不进,因此退了一步,答应他现在开拍,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必须先三万,剩下的,一个星期之内清。

 看来,欧佟还不能只是待在这里处理此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可能四处起火,他必须尽快将住房的事情搞定,然后留出时间和精力,随时准备救火。他当时将大堂副理和销售经理叫到一起,让他们看自己的工作证和记者证,非常严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第一,这三个房间,必须退掉。第二,有关此事,三天之内,必须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他将报警,或者通报媒体。

 离开长隆,欧佟赶去香海酒店。令他没料到的是,刚刚来到大堂,已经有人在这里等着他了。那是一个小个子男人,穿着西装,头发梳得很亮,背着LV包,见他进来,便直接走向他,对他说,你是欧总吧?欧佟颇觉怪异,问道,是啊,你找我?对方自我介绍说,我叫郑良国,是乐天公司的。欧佟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反问,乐天公司?有什么事吗?郑良国说,是这样,你们拍林飞广告用的飞机,是我们乐天公司定制的。

 欧佟明白了,他策划的这个广告方案,最出彩的地方,是有一架莱特飞机。

 莱特飞机,是以美国的莱特兄弟命名的。莱特兄弟被认为是飞机之父,世界航空事业的奠基人,最早发明并且制作了世界上第一架飞机。这架飞机为木布结构,鸭式双翼,被命名为飞行者一号。莱特兄弟的飞行者一号,因为动力以及力学等方面的原因,飞行的高度有限,航距也非常之短。当然,后来也有人说,莱特兄弟最早的飞机,根本不是动力飞机,而是滑翔机。欧佟设计的广告方案,背景有两大部分,一部分是野外奔驰的各类动物,而在动物的背后领空中,还有一个背景,那就是飞翔的莱特飞机。两大背景的主景,是林飞的奔跑,起跑时,是一个小孩子,逐渐长大,到了最后,才是林飞奔驰在奥运会赛场上。所以,外景拍摄安排在香江野生动物园,那些在陆地上奔跑的动物,也就借用了动物园里的飞禽走兽。投入最大的,便是这架莱特飞机。杨大元曾经向欧佟提起过,已经和广州乐天公司谈好,飞机由乐天公司制造,仿照莱特飞机,以木布为结构,但安装动力系统,总造价九十八万。现在,郑良国提起此事,欧佟还是有印象的。

 和郑良国握过手,欧佟便问他找自己有什么事。郑良国说,现在,飞机已经用了十多天,当初签合同的时候,预付了十万元,按照合同规定,飞机到场后,便需要支付另外的八十万,剩余八万,属于乐天公司维护这架飞机正常飞行的费用。

 可是,博亿公司一直拖着,没有付后期款,多次涉也没有结果,乐天公司老总为此发脾气了,表示如果再不付款,就将飞机收回去,并且要向法院起诉,追讨欠款。

 欧佟明白了,杨大元并没有离开广州,而是搬到了别的什么地方,在那里指挥一场针对自己的大战。看来,自己被赶上了战车,非打这一仗不可了。

 欧佟拿出手机,准备给杨大元打电话,想想,还是发短信好。他问杨大元,你一定要着大家无路可退吗?很快,杨大元的回复来了,说,是你得我无路可退。欧佟说,既然如此,那么,我除了奉陪,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杨大元回复说,我的路在哪里?欧佟回复说,凡事不要做绝,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清楚。

 等待回复时,他又给王禺丹发了一条短信:SOS,救命!杨大元的回复没来,王禺丹的回复<阳谋高手> M.uYExS.com
上章 阳谋高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