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野小村医 下章
第四十章 神秘杀手
如果二宝真的回来,人未到,声便传了进来。レレ所以,回来的人,一定不是二宝!

 如果是秦雪儿,那脚步声会很细碎,这个人也肯定不是二宝!

 陈禹小声的在小语耳边问:“宝贝,你家有没有别人?”小语被捂住了嘴,没办法说话,便摇了摇头。

 陈禹心知,那些人肯定找到这了!因为孙菲这个笨丫头都能找到他,那些人就算是跟着孙菲的脚步,也早就应该发现他的踪迹了!

 陈禹拉着小语,躲到了底下。小语问道:“陈禹哥,发生了什么事?”

 陈禹示意小语闭嘴,看了四周,只有放东西的柜子空间比较大,因为底下太容易被发现了!

 外面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陈禹的耳力极好,已经听出来那人马上就要走近客厅了!

 陈禹指着柜子问小语:“那里装的都是什么?”

 小语明白了陈禹的意思,因为她也感觉事情不对了:“那里装的都是往年不穿的旧衣服!”

 陈禹抱起小语,掀开柜子便躺了进去。衣服极多,躺下去的感觉,很舒服,而且没有一丝声响。

 陈禹慢慢合上了柜子,在柜子中,看到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把手

 一个女人出现了,同那个男人一样,手里拿着,往二宝住的屋子走去。

 陈禹在柜子里把衣服往上挪了一下,盖住两个人。柜子极大,宽一米五左右,高不过一米,足够两个人藏进去了。

 陈禹将衣服全部挪到了两个人的身上,就算是有人打开柜子,也不会发现他们。

 两个人的手,已经找到了木头柜底,陈禹的拉链还未拉上,小家伙的头在外面着。

 陈禹趴在小语的身上,在她耳边说:“别出声,这些人是来找我的。”

 柜子里面,极其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只有那中,透出一丝微弱的亮光。

 陈禹透着小,向外看去。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很合身,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女人身上穿着的是劲装。

 但女人的很大,几乎要把黑色衬衫撑破,双腿细长,小腹平坦。

 是个惹火的女人!如果不是杀手的话,陈禹倒很想把她,可惜,现在如果把她,那个女人就会把他送上西天。

 那个女人回过了头,天!她怎么长得这么美!

 长长的头发披散着,大大的眼睛涂上一层黑眼线,齐海显得她的脸很削瘦,嘴很小,涂着鲜的红。

 男人正在疯狂的翻着,对女人说:“阿诗,这里没有!”男人的声音很有磁,听在人的耳朵里,很舒服。

 “不可能!探子说了,陈禹在哪,孙菲就会跟着在哪。已经查到了这里,那个男人不可能不在!”女人冷冷的说。

 虽然那个叫阿诗的声音很冷,但那声音像是金玉之声,温柔中透着一丝韧,让人沉醉其中。

 但现在可不是陈禹沉醉的时候,柜子里不透气,两个人的身上出了许多汗,像是洗了一场澡一般。

 可是外面的两个人,就是不走。但搜了许多地方,连天棚都搜了,就是没有搜这个破旧的大箱子。

 “阿克,看来,你说的对,这里真的没有!”女人嘴角上扬,倒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男人放下了,抖了抖手臂:“举了半天,累死我了!阿诗,说真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跟我上!”

 阿诗瞪了一眼阿克:“做你妈的秋大梦吧!要是让老大知道,咱们七行者之间通了,老大非灭了你不可!”

 阿克在一提老大的时候,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恐惧,刚刚一副玩笑的样子,立时不见了。

 “阿诗,我知道了,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不过说真的,等杀了陈禹,咱们就退出七行者吧,以后我找个工作,咱们也能过上平常人的日子,多好!”阿克望向阿诗的眼中,一片深沉的爱意。但那个阿诗好像毫不领情:“就算要选择一个人结婚,那个人也不可能是你!阿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阿克不服气了:“阿诗,你不就是嫌我在七行者中不够出色吗?好!我证明给你看,如果我亲手杀了陈禹,你就一定嫁给我!”

 阿诗冷笑了一下:“那就等你杀了陈禹以后,再说吧!”

 陈禹心里这个郁闷,这两个人结婚不结婚关他事,干什么拿他的死活来赌两个人的婚事!

 陈禹不知道的是,这七行者都是国内外顶尖高手,为了就是杀掉陈禹,那个神秘人物,才会高枕无忧。

 七行者的建立,就是因为杀掉陈禹!

 阿诗坐在了上,扫着屋子:“按理说,这里应该有人的,是不是我们还有没搜到的地方?”

 阿诗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柜子上:“咱们搜了一大圈,好像没有搜这吧!”

 陈禹心里一惊,这娘们的心,怎么就能这么细呢!

 陈禹悄悄向后,手里摸着口袋,里面有一排银针。他暗暗打算,如果有人敢开柜子,他就快速甩出银针。

 在一动一静之间,陈禹和小语的身上滑,一不小心,灵蛇入

 小语不敢叫,感受那条灵蛇,缓缓在身体里进进出出。一阵快得她浑身颤抖,几乎要支持不住,倒在柜子里。

 在这种情况下,小语哪里敢倒!不能支撑也得支撑。

 陈禹突然被一阵又暖又又滑的地方包住,那叫一个舒坦,这与他的心情,是成反比的。

 他在中,注意着外面的动向,手里的银针,早已蓄势待发。

 陈禹暗暗运气,那几针被气顶得直往外窜。但陈禹捏的用力,差点把针都捏到了里。

 阿克笑着走到阿诗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刚想说话。阿诗却没好气的把阿克的手打掉:“有话就说,别跟我动手动脚的!”

 阿克正了神色:“阿诗,我觉得屋子里可能没有人了。第一,他们肯定不知道咱们会来,第二,消息如此严密,除非咱们这里面有内鬼。第三,你忘了,这个屋子的主人,还有一个饭店吗?”

 阿诗冷笑了一下:“是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如果找不到,待不了任务,你去和老大说!”

 阿克一脸气愤:“凭什么有了好消息你去说,没完成任务就由我来说!妈的!”阿克气的拿起屋子扫,有几颗子弹打到了柜子上。

 阿诗看到,便更加相信了柜子里没有人,站起身来:“谁让你是男人?连这点担当都没有,还想和我一起生活?做梦去吧!”

 二人走了,陈禹的心立时放下了那块大石头,由惊险转变安稳,陈禹突然有了兴趣。

 反正也是**去了,陈禹便起了坏心,用力一顶。

 小语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走了,所以不敢出声。不管陈禹如何顶撞,她都闭紧了嘴,气都不敢太急。

 陈禹在这闷热的柜子里,干完了自己的事后,推开柜子的盖:“出来吧,他们走了!”

 “小语?出来吧!他们走了!”陈禹已经走出来提上了子,却不见小语出来。

 陈禹预感不妙,一把将小语从那衣服堆里提了出来,小语的汗打了衣服,脸上一副痛苦的表情。

 “小语,你怎么了?”陈禹不知道小语是否受了伤,便抱住她检查。

 小语的右侧大腿上,被子弹划了一下,小语疼的不行,抱住陈禹:“陈禹哥,是不是中弹进去了!好疼!”

 陈禹一阵心疼,这子弹的威力,他不是不知道。一个女孩在这样的痛苦之下,都能一声不吭,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忍受的,她却硬是憋住,不叫出声来。

 陈禹抱住小语,放到上,扯下一块布,按住小语的大腿:“还疼吗?你家哪有药?”

 小语这才敢叫出声,特别是当着陈禹的面,她更感觉委屈,便撒着娇:“疼!肯定疼啊!疼的我都想死了!药箱子在电视机上面!”

 陈禹赶紧拿来药箱子,撕开小语的子,见上面的皮被子弹划开,心疼不已:“你刚才为什么不叫出来!我不知道你受伤了,我还在柜子里和你…”陈禹心里充了负罪感,因为他刚才为了自己能够足,还在柜子里那样对待小语。小语忍着疼,硬是一声都没吭。

 “没事的陈禹哥,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疼,你那样做,是疼我爱我,我怎么能生气呢?”小语安慰着陈禹,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

 小语的脸上,被汗打成了一片,头发粘在两旁,身上的衣服亦紧紧乎住她的身体,被汗打,成半透明的样子。

 都已经疼成了这样,还安慰着陈禹。陈禹狠狠的了自己一个嘴巴,怎么为了一已私,这么不是人的折磨小语呢!

 陈禹把手臂放在小语面前:“一会,可能会有点疼,你如果忍不住就抓住我。再忍不住,就咬我!”

 小语抓住陈禹的手臂,有气无力的说:“没事,陈禹哥,你快帮我把伤口止住血吧,再这么下去,我怕我是真的不成了!”

 陈禹在箱子里翻出一颗打出的子弹,放在旁边。打开双氧水的瓶盖,倒在那片伤口上。伤口上立时泛出一片白沫,血水顺着腿,淌在单上。

 小语拼命的抓住陈禹的手臂,就是不叫出声。陈禹拿出纱布,小心的为小语擦着血水。

 拿出打火机,拧开子弹头,把火药撒在上面:“小语,你忍一下。”话音刚落,陈禹便对着火药点着了。

 一片火花四起,小语终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血已忍住,但小语却疼的虚了。陈禹抱住了小语:“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

 “陈禹哥,我回来了!今天可累死我了!”秦雪儿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同样传进来的,还有二宝那重重的脚步声。  M.uyEXs.cOM
上章 乡野小村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