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野小村医 下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五遁之法
陈禹依然想不通,这大祭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有的时候可爱得紧,有的时候温柔似水,有的时候…也非常的残酷可怕。

 就像现在,大祭司不断的在向陈禹解释这些事。其实,也是怕陈禹对她有不好的印象,这些陈禹都明白。

 大祭司将陈禹硬生生按在上,一双纤纤玉手摸着陈禹那结实的膛:“你怎么不说话呢!你在山里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把你看得清楚,总以为你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可惜,我错了!”陈禹叹道。

 “天真?小女孩?哈哈哈…陈禹!你凭什么认为我天真呢?又凭什么以天真为喜好而分别对待人呢?”大祭司突然激动,让陈禹有些找不到北。

 大祭司继续说:“我曾经天真过!结果被别人拐卖,着我去要饭!我天真的相信只要我用心的要来钱,管事的就会给我一顿饭吃,可是结果呢!结果就是被别人一卖再卖!”

 “幸好,遇到我的是上一任大祭司,她给我好吃好住,还给我这么高的权力。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保护好独龙族的族人,并且守护好独龙族的秘密。我如果再天真的话,我会死多少回!这些你想过吗!”

 陈禹听着大祭司的话,心中一软,是啊,在这个社会上,女孩子保持天真,要么就是家人保护的好,要么就是装的。

 大祭司也算是真情了吧!不管怎么说,她都没有骗过陈禹,不管是善良的一面,还是残酷的一面。

 陈禹转过头来,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大祭司的脸上布了泪痕:“你以为,我不想快乐的生活吗?我不害怕那些血腥吗?不是的,我也怕啊!可是为了活着,我只能自己不要怕!”

 大祭司低头的那一种温柔,竟是陈禹平时从来没有见过的,且她本来就生得漂亮,一双美眸上布着点点泪珠,别样动人。

 陈禹一把将大祭司搂在怀中:“算了,你别说了,我、我都明白!”

 “你明白就好!”大祭司索扑到陈禹怀里,用力的抱住他。

 陈禹想到东娅,便问:“那你打算怎么处置东娅?你不会真的要把她祭天吧!”

 大祭司抬头,脸上温柔了许多:“当然不会!我只是让她好好想想。身为一个独龙族的首领,可以对自己狠,可以对敌人狠,但千万不能对族人狠!她想明白便罢,想不明白,我只能再立一个圣女了!”

 “那你们怎么处置上任没有死的圣女?”陈禹很想知道这一点。

 大祭司瞪了一眼陈禹:“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怎么这么关心她?其实也不是处置,就是让她降一级,做我的侍女,或者她以前什么样,就恢复原样。不过,她这一辈子都不能嫁人,也不能走婚。”

 仿佛知道陈禹会问些什么,大祭司直接说:“只要是做了圣女,哪怕只做了一天,就要保持一辈子的圣洁!圣洁没了,就只能祭天。我也没办法,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那个阿旺呢?你又是怎么打算的?”陈禹转移着话题,他想知道一个男人背叛她会是个什么下场。

 大祭司的温柔瞬间消失,仿佛这个阿旺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他?他可没那么便宜!我不会让他轻易死的,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用了老祖宗教他的土遁之法,来坏老祖宗的事!”

 说到土遁,陈禹是真的有些好奇:“那个土遁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土都能遁吗?还有你们那个五遁,你都说说!”

 见陈禹来了兴趣,不像之前进屋那样冷冰冰,大祭司为了讨好他,便对他说:“其实,这些事是不能和你说的,因为这五遁之法,也算是我们独龙族的一个秘密…”

 “那算了,如果你为难的话,就不要说了!”陈禹想了一下,毕竟五遁法在现在已经绝传了,应该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告诉别人的。

 大祭司赶紧说:“不!我是说,我告诉你,你不准告诉别人!”

 陈禹看着大祭司那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不觉一乐。她平时的样子吓人,可是现在撒娇的样子,还是可爱的。

 “五遁之法是不能一起学的,因为这五行相生相克,除非你参透了相生之道,才能学齐。否则,不管你先学哪一门,都有一样相克在等着你。”大祭司突然站了起来,朝的另一头走去。

 她在头翻了些东西,拿出来递给陈禹:“你看,这是我们独龙族唯一的五遁神书,只有这五本,没有别的了。”

 “只有这五本的话,那你们族是怎么代代相传的?”陈禹想起,那阿旺也不是很重要的人,竟然也会土遁。

 大祭司笑着说:“他们是用嘴啊!这个东西说一遍做一遍,平时没什么事的时候多练练也就罢了。”

 陈禹接过了这五本书,翻开一看,顿时傻了眼:“黑雨,你是不是玩我!这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啊!”黑雨拍了一下脑门:“唉哟,我忘了你不懂我们族的文字了!不过,这也算不上文字,上面都是一些很相像的动作。”

 陈禹索直说了:“我想学这五遁之法,你这书我也看不懂,算了,既然你不想教我,我就不学了。”

 大祭司想了一下,说:“陈禹,你学了五遁法以后,会不会来害我们族里人?”

 陈禹无奈的说:“我害你们族人干什么!我有病啊?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天天竟想害人了。你别忘了我会医术!如果想害人,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祭司稍微放下了心,因为她知道陈禹没有说假话。陈禹会的医术,扎蒙不一定会,但扎蒙会的,陈禹是一定懂的。

 “那…那你会不会离开我?”大祭司犹豫半天,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

 说不想离开那是假的,可是陈禹现在怕说了出来,这大祭司就不把这五遁法教给他了:“难道你不想和我到外面去生活吗?”

 “外面?不想!外面太可怕了!”大祭司连想一下都没有,直接说了出来。

 陈禹试着劝她:“你之前是因为没有家,没有一个依靠,这次有了我就不一样了。到了外面不但什么都有,而且我还会照顾你的。只是,我有几个老婆,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你有多少个老婆都是小事,可是我真的不想去外面!”黑雨摇着陈禹的手,小声的撒着娇。

 陈禹也不答话,看着手中的五本书:“算了,这些事以后再说。你给我这书也没有用啊,我根本看不懂,你会不会五遁?要不然你教我?”

 大祭司摇了摇头:“我不会的,我会的只是玉女心经。每天光是练它都不够时间,哪还有时间去练五遁!”

 陈禹放弃了,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幸好,陈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在与大祭司聊天的功夫,便翻完了这五本书。

 五本书的页数并不多,每本一共十页,那些字又小又密,有的陈禹能猜出是什么,有的猜不出来。

 陈禹边看边问大祭司有的字念什么,他了解了这五本书上面写什么,反而更迷糊了。

 这东西,即不像心法,又不像口诀,更不像什么动作,这可怎么学呢?

 陈禹心里极烦,也没耐心与大祭司周旋了,便说:“我有点头疼,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大祭司有些失落:“我叫你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会为难圣女的。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她,反正我不想因为她,让咱们俩个之间有什么变化!”

 “不会的!”陈禹含糊的回答,他即没有说不会因为东娅而对黑雨改变看法,也没有说不会对她有什么变化。

 大祭司倚在陈禹的怀里:“我们从那里出来就一直没有这样过!我都想你了!你也不想我!”

 陈禹现在还真没心情做这些事,可是这玉女心经够要命的,当女人一旦破了身子之后,贪上了-望,就会从玉女变成**。

 不但如此,那**每次想的时候,身上都会散发出一种味道,让人一味便忍不住想与之发生些什么。

 大祭司的手像是带了一层电,抚摸过陈禹的身上时,都让他感到阵阵酥麻。陈禹慢慢的就把那丝烦闷的心抛开,闭上眼睛开始全身心的享受了起来。

 大祭司将陈禹推倒,在他的耳边说:“我记得,小的时候在林子里碰到一种毒蚊子,第一次咬人会疼的,以后会的。你就是那个毒蚊子,现在得我那里好,你却不理我了!”

 大祭司顺手将陈禹手中的那五本书拿了下来,一脚把它们登到了地上,陈禹知道,大祭司仍然没有相信他,否则不会这么快的就把那些书收回去。

 幸好,陈禹还有些本事,这些本事其中一个,便是过目不忘。这些鬼画符不管是看没看懂,都被陈禹记到了脑子里。

 大祭司今天穿了一身黑纱裙,趁得小脸更加白,她把那香印在陈禹的脸上,舌头一点一点刮着他的耳,得陈禹想清醒都难了。

 大祭司慢慢的解下陈禹衣服上的扣子:“你以前都在伺候我,现在轮到我来伺候伺候你了!不过,我可是手生,疼了你,我可不管!”  m.UYexS.Com
上章 乡野小村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