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野小村医 下章
第五百五十三章 第三块碎片
陈禹看着自己那着厚厚绷带的右手,不由的赞叹道:“那什么血族子爵果然厉害,恐怕我的右手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是没有办法恢复的了。”

 陈禹冲了一个澡之后便开始对自己右手的治疗,虽然陈禹的身上也有很多比右手看起来更狰狞的伤口,但是陈禹却知道,那些都是外伤,短时间不管不会有什么大碍,倒是自己的这右手,如果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以后就算是治好了也会反映迟钝,经脉不顺的。

 陈禹的右手虽然只是与易迪尔的手硬对硬的碰了一下,但是陈禹的右手的血便被完全的干。

 就连经脉也都干涸了。

 原本陈禹的真气耗尽是没有办法利用银针将真气注入到这已经干涸的经脉之中,防止经脉枯萎的,但是好在陈禹随身携带着伏羲神针。

 利用伏羲神针之中的气充当真气注入到了经脉之中,让陈禹的经脉得到滋润,不至于枯萎毁掉。

 将右手治好了以后,陈禹又将身上的其他伤口都处理了一下,用绷带绑好。

 此时的陈禹就好像是一个木乃伊一样,身上全都是白色的绷带。

 身上的伤势都处理好了,陈禹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帝王心经恢复体内的真气与气来。

 半个小时之后,陈禹突然张开双眼:“不对,怎么气恢复的这么慢。”

 陈禹并不是第一次将体内的气耗光了,但是以前的时候,气耗光之后修炼起来气恢复的速度要比平时更快。

 但是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体内的气恢复起来极为缓慢,就好像是有什么阻止着气的增长一般。

 “是我的错觉吗?”陈禹自言自语,再次修炼。

 一个小时之后,陈禹惊讶的睁开双眼,他发现体内的气增长的速度竟然还在减慢,帝王心经运转正常,体内的真气恢复的速度也很正常,唯有这气不是这样,恢复起来的速度就好像是老牛拉破车一样的慢。

 怎么会这样。

 陈禹将手放在自己的脉门之上,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体内的经脉出现了什么变故,不过从脉象上来看,自己体内的经脉一切正常。

 陈禹又运起真气,在体内的各个经脉之中运转一遍,就连平时修炼用不到的那些奇经包含的经脉也都用真气游走了一遍,但是全身上下,除了右手的经脉之中还有一点滞涩的感觉以外,其他的经脉都没有问题。

 体内也没有多出什么不明的能量。

 再实在发现不了气无法恢复的原因之后,陈禹索也不找这问题的所在了,虽然气恢复的速度有些慢,但是也至少有回复,至于气的恢复速度的问题,还是等回去之后翻翻医术吧。

 不过气恢复缓慢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在体内的气只恢复了百分之一以后,陈禹惊讶的发现,不管自己怎么运转帝王心经,体内的气都不增长了!

 不过陈禹也知道,现在就算是着急也没有办法,因为刚才他都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了,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正常,即便现在再进行一次检查也一样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所以陈禹也就放宽了心,在体内真气恢复了之后,便直接躺在柔软的上开始睡起觉来。

 今天与易迪尔的那一战简直是太累了。

 陈禹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第二天。

 陈禹对杜岩等人说道:“杜岩,四天王已经全部都死了,我也该回去了。”

 “干爹你要离开?”杜岩有些舍不得的说道。

 “不离开干嘛?帮你处理这边的烂摊子给你巩固你的势力?”陈禹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你自己来做,身为一个男人不能够总是依赖别人。”

 一旁的的姜哲撇了撇嘴说道:“一个甩手掌柜的,竟然大义凌然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禹看着姜哲说道“我可以忍受我自己堕落了,但是祖国的未来,却不能够在我的手上也堕落了。”

 陈禹拍了拍杜岩的肩膀说道:“杜岩,身为一个男人就不能够懒惰,为了让你不懒惰,来,帮我去添一碗饭。”

 说着陈禹将饭碗递给了杜岩。

 “陈禹,你要不要懒成这样了!”姜哲叫道。

 “没办法啊。我的右手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只能够痛苦的当一段时间的老爷,让人伺候了。”陈禹一副痛苦的样子说道“你不知道,这是很痛苦的。”

 “…,有人说过你的演技太差了吗?”姜哲吐槽说道“快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就走了。”

 吃完早饭,就在陈禹要离开的时候,横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少…少爷,找,找到了。”横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横子你怎么了?找到什么了?”准备送陈禹离开的杜岩疑惑的问道。

 “你让我找的那个碎片,找到了。”横子换过起来说道。

 “碎片?你是说蚩尤战斧的碎片?”陈禹听到横子的话,双眼一亮。

 “是,没错,就是蚩尤战斧的碎片。”横子说道。

 “在哪?”陈禹一听横子的话顿时来了精神,急忙问道。

 蚩尤战斧的碎片陈禹已经得到了两块了,虽然不知道收太多的蚩尤战斧碎片有什么用处,不过陈禹觉得,自己如果收够多的话绝对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好处的。

 横子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道:“是手下一个小弟报告说我的,说是他在一个古董街上曾看到过这个东西,他刚打听出来了那个卖这蚩尤战斧碎片的人的住址,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去呢。”

 “那么我们就快去吧。”陈禹说道。

 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了,体内的气虽然出现了问题,但是却能够接连得到两块蚩尤战斧的碎片,这也算是一种机缘吧。

 “好,请跟我来。”横子说道“我带路。”

 “我也去。”杜岩说道。

 三人在横子的带领之下,穿过了一条条的接到,然后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巷之中。

 “这人的家怎么住在这里啊,七扭八拐的。”杜岩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他家住的是有一些偏僻,就在前面了,马上就到了。”横子来到了一个院子前,敲了敲门说道“是朱先生家吗?我们是来买古董的啊。”

 院子里面传出了一个声音:“进来吧。门没锁。”

 “好嘞。”横子将门推开,走进了院子里面。

 陈禹、姜哲还有杜岩也都一同跟进了院子里面,院子之中杂草丛生,让人感觉这里仿佛很久没有人住过了一样,横子一进入到这院子里面,便一弯进入到了这些草丛之中消失不见了。

 刷!从两旁的围墙后面突然探出了一些身穿黑衣,带着墨镜的男子来,这些男子的手中都拿着土质的手,指着进入到了院子里面的陈禹跟杜岩。

 陈禹转头向后看去,之间相邻的那个大院之中也有一些持之人探出身子来,瞄准了自己三人,断了三人的退路。

 杜岩的眉头一皱,看着横子怒道:“横子,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出来。”

 “怎么回事?杜少爷,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一个声音从前面的房子里面穿了出来,那房子的们是一个铁门,上面有着一个铁栏窗,一个人就站在这个铁门的后面看着杜岩三人。

 通过入到房子之中的阳光,三人可以看到这铁门后面的人的样子。

 看着门后之人的样子,杜岩的脸上出了震惊之:“怎么可能?!诸葛光,你不是死了吗?!”

 门后之人,正是被称作卧龙天王的诸葛光,那个本应该就已经跟夜狩天王蒋独一同死了的人。

 “死?哈哈哈。”诸葛光大笑起来“你知道我号称是卧龙天王吧。当年卧龙诸葛亮曾经来了一出死诸葛吓走生仲达的戏码,用的只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而我,也是使用了一个替身,来骗蒋独那个笨蛋,还有你们,现在蒋独还有其他的三天王都已经死掉了,只要我杀掉了你还有你身边的这两个帮手,那么h省的黑道老大自然就非我莫属了!”

 “横子一直都是你的手下?”陈禹对诸葛光问道。

 “可以这么说,在杜爷死了以后我就抓住了他,原本以为他是一个不怕死的硬汉呢,却没有想到我吓唬他两句他就表示要投奔我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了,所以也就留着他作为你身边的饵,我等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虽然说中间有些事情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总体的走向还都是在我的掌握之中的。”诸葛光笑着说道“现在,饵的作用已经结束了。”

 诸葛光的话音刚落,墙上便响起了一连串的声,不过却并不是打向陈禹他们,而是打在了草从之中的横子。

 横子身中数,从草丛之中站起身来,指着铁门后面的诸葛光:“诸葛光!你…。”

 他没有想到,诸葛光竟然会杀死自己,他倒在了草丛之中,死不瞑目!

 “对于叛徒,我其实还是很厌恶的。”诸葛光说道“杜少爷,我已经帮你将叛徒铲除了,现在,你们已经可以安心的去了。”  M.uyExS.cOM
上章 乡野小村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