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贝勒陷情 下章
第二章
阳光刺入倒在地上的御祈的眼,他身子动了一下,只是这样细微的动作就让他倍感疼痛。

 该死!他全身酸疼,好似被人拆开又重组一般…他咬着牙撑起了身子,半眯着眼阻挡太阳光,将身子挪了挪,整个身体无力的依靠在树干上。

 待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他看了下四周,他人还在森林里。仰头看着昨夜从那岩壁上面一路滑下来的痕迹,看来他掉落了山谷,躲遇了那群野狼的猎杀。

 再一低头审视自己,全身伤痕累累不说,残破的衣服也和乞丐没两样。他这辈子还没这么狼狈过。

 不过能捡回一条小命,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他的运气还不错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有死,脑子也没有摔坏。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御祈正这么想,忽然耳边响起了一记女人的尖叫声。

 “啊…鬼啊…”梅音吓得跌坐在地,想不到大白天的竟会遇见鬼。

 御祈本来闭目休息,却被她这一叫惊得瞬间张开了眼。

 瞧那随风飘散的黑色长发,狭长的眼睛四周赤狰狞,眼球则是布了血丝,脸上还混着泥巴、血跟碎石砾,有如一位从地狱走出来的吃人夜叉,好似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将她生活剥…梅音很想跑,但是恐惧让她双手双脚全都发软,使不上一丁点力。

 这个女人是哪来的?该不会是宋乔那个女魔头派来看他死了没吧!还是要来杀他的?嗯,连他掉在这鬼地方她都找得到,她还不是只有一点本事而已。

 不过…依这个女人的反应看来,不像是来杀他。她似乎对他十分的害怕。

 “咳咳咳…”御祈开口想说话,没想到先咳了起来。

 “咦?”鬼怎么会咳嗽?那…他是人喽?梅音坐在他面前许久,也没见他伤害她,于是她大着胆子站了起来。仔细看这个人,好像受了很严重的伤,全身又是血又是泥巴的;她往他身后的岩壁看去,有一道明显的痕迹,他该不会是从上面掉落下来的吧?

 “你…你是不是受伤了?”梅音不敢靠得太近,小心的问道。

 御祈看都不看她一眼,干脆闭目养神。这个女人看起来不像是宋乔那帮人。

 那个女魔头一向小心,不会派个瘪三来才对。而且她问的是什么笨问题?他全身这么狼狈又是血又是泥,不是受伤,难道还是他自个儿闲来没事的啊!

 梅音见他眼睛闭了起来,放大胆子稍稍走近他,推了推他的身子“喂!你还活着吗?”

 御祈这时却忽然张开了双眼“别碰我!”她没见他全身是伤吗?竟然还碰他受伤的地方。

 “啊!”梅音又被他吓得跌回地上去。这个人是怎么搞的?刚刚问他话他不回答,现在又趁人不注意时出声吓人。

 御祈一出声,喉咙又疼得他直咳嗽。看他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基于同情,梅音稍稍靠近了他“你…很难受吗?”

 “水…”好痛…喉咙如火在烧,身子也如火焚烫。

 “你在这等一下,我去去就来。”梅音飞快的往瀑布方向跑去,用叶子装了些水。

 她扶住他的头,喂他喝下了山泉水。她刚刚喝了一口,这山泉水又甘又甜,在大城市里要喝到这样的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的脚…”他的脚使不上一点力,该不会是摔断了吧?!

 “怎么了?脚不能走吗?”“啊…”他呻了一声,才刚想弓起右脚就觉得疼痛不堪。

 “你怎么会从上面跌下来的?”同样都是从高处摔落,跟他比起来,她简直是幸运得不可思议。

 御祈看了她一眼,心里思索着,她可能是附近的居民,说不定可以利用她跟外界联系。

 “我被…人…追…”“什么?”他该不会是击要犯还是黑社会的人吧?!天啊…“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梅音摇摇头。她还想问他这是哪儿呢!

 “你不是住在附近?”他搞错了?“我…当然不住这儿。”要是住这儿就好了,那她也不会这么发愁了。

 “那你又怎么会到这里来?”一个女人家在这荒山野岭的,太不寻常了吧!

 “我跟你一样,也是从上面摔下来的。”“啊?你也被人追吗?”御祈闻言更不解了。

 “这…”梅音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我原本打完工想回家,骑着脚踏车经过公园时却跌了下来,然后便来到了这里…”她一边回想,手无意间摸到了自己的领口,突然大叫一声。

 “怎么啦?”御祈问道。好好的干嘛大叫?戴在她脖子上的玉不见了!会不会是她摔下来时,不小心跟着摔掉了吧!天啊…“我的东西不见了!那可是很珍贵的东西…可能是掉在这附近,我要去找找才行。”说完她就要跑开。

 “喂!你不能把我扔在这里啊!”他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人,她竟然就要跑了?!

 他还要靠她帮他讨救兵呢!“找不到那个东西我就完了…我找到东西马上回来!”说完她转眼便不见踪影。

 “喂!等一等…”看她不像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她应该会回来吧…

 ----

 半躺在地上,等着那个说去一下就回来的女人,御祈虽然很累,但是他怎么也睡不着。他闭起双眼,想平息体内不停高涨的火…情草的药最多一天就会消退,只要他再忍耐一天就好…耳边传来了嘶嘶声,该不会是那个女人回来了吧?他从半眯着的眼中,瞧见的不是人,而是一只身形高大的黑熊。

 老天爷对他真是够意思,不是狼就是熊!御祈还在努力思考该怎么身,梅音却在这时杀了出来,两只手各拿着一枝树枝往熊的后脑勺狂打着,边打还边尖叫“死熊,走开!走开…”刚才她在这个地方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她掉的东西,不过倒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见天空黑云聚集像是要下起大雨,她想到了那个受伤的人,才刚回来找他,就看到好大一只熊正要吃他,吓得她下意识地抓起身边的树枝就朝它打去。

 乍受攻击的熊一时反应不过来,而后转头对着梅音大吼大叫;梅音被吓得六神无主,见地上有块大石,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竟然抬起了大石狠狠掷向熊的眉间,大熊吃痛呜号一声,转身跑走了。

 梅音松了一口气,将额上的汗擦了擦,快步来到御祈的身边。

 “你没事吧?”御祈摇摇头。“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还以为你一去不回了呢。找到东西了吗?”

 “没有。大概真的丢了。唉!”这时天空果然如梅音所料的下起了雨。

 “糟了!下雨了。我找到了一个山,来!我扶你过去。那是一个很大的,离这儿不远,可以避避雨。”她扶起了御祈往的方向走去。

 “别…你别贴得我这么近…”她将他一只手放在肩上,整个身子几乎贴着他,右紧紧的顶着他的口,让他心跳得更快,而她那少女独有的馨香一直刺着他。

 “看不出来你还会害羞啊!我都不在乎了,真不知道你在害臊什么。”

 “谁说我害臊了…我是…”若是他将实情说出,她会不会吓得扔下他落荒而逃?

 梅音将他扶进了山,还出去捡了一些干草铺在里一块较大的石头上,再将他扶过去躺下。御祈只是闭目休息,没有说话。

 梅音对着他说道:“我出去采一些果子。你肚子大概也饿了吧!我去去就来。”说完她就离开了。

 御祈虽闭着眼,脑子却没有休息。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十分怪异,难道是外族的人吗?

 现在他只要脚一动就痛得呻不已,看来是摔下山的时候脚骨臼了。现在的他还没办法治疗自己,待今晚药效过了,他就能将臼的脚骨自行接上。

 他的运气还不错,遇到好人。他已经失踪一夜了,张虎他们现在也许已经在找寻他。只希望他们能在他失去控制前找到他…

 **** **** ****

 梅音回到里,很高兴的说:“我找到了好多苹果,而且好大喔!竟是吃上一粒就了。我刚刚咬了一口,竟然比市场里卖的富士苹果还要甜呢!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种类的苹果…”一阵特殊的香气从梅音的身上传入御祈鼻中,似麝香非麝香,似熏香而又不是熏香。他咬着牙闷声道:“你…别靠近我!”

 “怎么了?你不吃吗?”梅音的声音呢呢软软,吐气如兰。

 看他脸红得厉害,她伸出了手,抚住了他的额头“哎呀!你在发烧!”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她…御祈痴痴的望着她,乌黑的头发被风吹拂在她的白玉面容上,红红的嘴,晶亮的眼珠,小巧的鼻子,构成极美的画面。

 他立刻觉得口干舌燥、心如鸣鼓。“你怎么啦?是不是烧昏头了,怎么两眼发直呢?”梅音在他那无神的眼前挥了挥手,竟没有反应,看来他病得不轻。

 她似乎在很遥远的地方唤他,但他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他的眼里只看见她张着樱桃小口,双眼熠熠发亮,一脸的无可爱。那小巧,像是最红的初摘樱桃,令人看了想一口咬掉。

 梅音摇了摇他的身子“喂!你到底怎么了?”他看她的眼神怎么会这么奇怪?仿佛她是多好吃的东西一样…他该不会是饿昏头,把她当做食物了吧!

 被她这么一摇,御祈从恍惚中惊醒。他…他竟对她发痴?!该死的!一定是药的关系。他用力的推倒梅音,道:“走开…离我远一点!别靠近我…”

 “你到底怎么啦?”梅音见他整个脸开始扭曲,额头青筋暴,躺在地上的身躯好似受到极大的折磨。

 “别过来!别靠近我!”御祈用所剩无几的意志力对着梅音大吼,希望能吓阻她。要是她再过来,只怕他会压抑不住体内熊熊燃烧的火。

 “你这样烧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出去外面找找看,说不定可以找到人帮忙。”梅音在他身旁跪了下来,在他的耳边说着话,因搀扶他而顶住他口的柔波不停的起伏。

 “来!我们出去找救兵。”那玉峰上的两点更加的贴近他,还一上一下的摩擦着他的肌肤。

 这个动作让御祈努力抑制的情一下子爆发开来。现在他的眼里只瞧见她嫣红的在眼前晃动,仿佛若是不牢牢抓住就会消失一般。

 她身上温暖芬芳的香气仿佛夺走了他的理智,他右手猛地一抱,狠狠将梅音搂在怀中,疯狂的吻着她。  m.UyEXs.COM
上章 贝勒陷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