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贝勒陷情 下章
第三章
梅音惊得张大了美眸。她…她还是第一次让一个男人这样吻着!她脑子混混沌沌的什么也不知道,全身发软、发热,脸红得好像要烧起来,长长的睫颤动着。

 她想阻止,奈何他的力气不知为何那么大,她竟挣脱不开。

 他一直没离开过她的,她被他吻得晕陶陶的,不断发出低低的呻。御祈鲁地挑开梅音柔软的樱,把舌头伸进去,绞着她的小舌头。

 她衣裳的领口极松,御祈一扯就看见珠圆玉润的双肩…既不是瘦可见骨,也不是脂厚丰,就是那么恰到好处。

 “不…”梅音微弱的抗议被他入嘴中,无法阻止他大胆探入的手。

 玲珑凹凸的身段,前双峰入云,纤不堪一握,玉肤滑,使他腹下更是得难受。

 他已经无法思考了,更听不到她的阻止,只明白身体在叫嚣释放。他一鼓作气将她碍事的上半身衣服整个扯掉,但见双浑圆丰润坚尖上翘,晕是淡淡的粉红色,似乎散发着令人晕眩的光辉。

 梅音想遮住自身的,奈何双手早被他紧抓住。

 “放手…你不行…”御祈不让她有机会说话,强悍的舌头在她的嘴内快速游动,她整个身子都拱了起来,软绵绵的脯紧紧的顶着他的膛。

 他的嘴仍然着她的小嘴,但手也没有闲着,很快就从后背移到了前面,轻轻地扫过她的双,让她发出低低的呻,同时他的从她修长的颈子一直吻到了她的脯,让她整个人向后仰成了优美的曲线。

 “不…停…”梅音意识已经不清,身体的感官刺令她身子没力的往下滑。

 御祈搂住了她半跪的身子,狂热的起右,用舌头搅拌着,再用牙齿轻轻咬了几下。

 “嗯…”梅音摇着头,全身燥热难耐,带动丰硕的,扭曲出非常优美的曲线,口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叫声。

 那只在梅音丰上游走的手掌,转而爱抚她的脚,然后顺着小腿慢慢向上摸,细细抚摸着两腿之间的果实。

 “不…别碰那里!啊…”梅音想拒绝他,但身子却忍不住的弓向他,双脚也背叛地微微打开,让他能更恣意的在里头穿梭。

 被他点燃的火花在她的全身燃烧,她非但手脚使不上力,就连脑子都被烧得热烘烘的,让她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想。

 他手跟舌不停在她身体的私密点挑逗,梅音早巳叫不出半点声,爱了他的手。

 下身炽热如火烧,他再也受不了了,单手将下半身的衣褪去,分开她的玉腿,将自己缓缓的送进去。她身体里那一层薄薄的守卫,为她神圣的生命神殿做最后的一点抵御,抵擂这如猛默般的进入。

 “啊…”两人的身躯皆不断地颤动,御祈炽热的下身在梅音的入口处不停地摩擦,把两人的念带到了最高点。

 螳臂终究是无法挡车的,那一点微薄的力量又怎能挡住这庞然巨兽的攻击呢?

 御祈才微一用力,就轻易的滑过溃败的守卫,进到生命起源的殿堂里。

 梅音疼得皱起眉头,双手在御祈的背后抓下十道血痕。御祈了解她所受的苦,因此他一声不哼,继续缓缓的送。

 渐渐的,梅音的眉头松开了。“啊…”虽然仍有一丝丝疼痛,但梅音已经渐渐可以感受到合的愉。那一丝痛楚反而让她更能细细体会出珍贵的舒畅快

 看到她已渐渐适应,他更是肆无忌惮的攻入她身体的深处。此时的他只是一头狂兽,疯狂的要把他郁闷在心中的炽热痛,痛快的发出来。

 “哦…嗯…”梅音的下身被剧烈摩擦着,脑中一片空白,她只知道那种感觉让她整个身体火热、飘上了天,好似来到了外太空,有种又痛又麻但是又舒服的感觉。

 御祈一次比一次用力的撞击,嘴巴也靠近她的高峰,轻点那上面的粉红。梅音被他在身体两处最感的地方投下了原子弹,她的头左右摇摆不休,丽的樱呼喊哦,她将玉稍稍抬高,加入了他的节奏。

 在他的撞击下,她感觉身体好像被他穿了。酥麻感从深处汹涌而出,迅速扩散至四肢百骸,脆弱的神经寸寸断裂。

 御祈更加弯低身子,更加狂烈的进出,还在交接处细细用手指轻抚,让梅音在他给予的疯狂愉中载浮载沉,游走在天堂与地狱的边缘。

 “啊…别…停…”梅音情难自的喊出声。御祈不让她有息的机会,继续急风暴雨地狂送猛进,每一次进出,他的下身都尽数而入,好像大铁锤般击刺着她的身体深处。在狂暴野的冲刺下,她的身体里还生出无法形容的酥麻,使她浑身发软、头昏脑地期盼更多。

 “天啊!你真热…”赛雪的白肌跟他的古铜色肌肤在一起,他的嘴贴紧了她的,灭她销魂的哦,下身快速的动作,感觉到她的秘道正一下下的夹紧他,他实在舍不得结束。

 将她上身扶靠在大石上,他抓住了她的身,深入浅出、忽快忽慢的移动,梅音口中的哦没停过。

 “啊…”梅音发觉自己快不能呼吸了,身体深处的极乐快把她淹没。

 跪在她跟前的御祈觉得她的小越来越紧、越来越小;他再将她的双脚架在自己肩上,狠力、快速的进出,一次又一次的让两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

 **** **** ****

 睡梦中的梅音猛然坐起了身。她作了一个好可怕的梦!她梦见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更可怕的是,她竟跟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男子发生了亲密关系!

 而且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敞开自己的合…她摇摇头,想将脑子里的情画面摇去。

 “还好只是梦…”“你醒啦!你睡了很久,肚子也饿了吧!我去抓了一条鱼回来,晚上我们有大鱼吃了!”御祈将手上的大鱼扔在地下。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令梅音尖叫出声,一见到那个人,她第一个想法就是抄起地上的衣,赶紧躲在一旁的大石头后面,将衣服穿上。

 “你离我远一点,休想再占我便宜!”梅音被他这一吓,什么都想起来了。

 原来那不是梦!天啊!“我只不过叫你来吃东西,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不饿。”梅音背对着他坐在大石上。他们昨天才…他今天怎么能一副没事样?

 梅音的反应倒是出乎御祈的预料。他还以为她会要他把昨天的事解释清楚,或是要他负责到底。想不到她只是一味的躲着他。

 他对着她的背影扯开喉咙叫道:“鱼烤好了!这么大的鱼我吃不完,一起吃如何?”梅音默不作声的直摇头。说她是逃避也好,鸵鸟心态也罢,只要想起昨晚的情画面,她的脸就发烫,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真的不吃吗?”御祈的笑脸突然出现在面前,令没有心理准备的梅音惊得从石头上跌了下来,御祈要扶她都来不及。

 面对她这样的反应,原本笑容面的御祈,立刻僵着笑楞楞的站在原地。

 她犯得着反应这么烈吗?初见面时他一身狼狈,怕他还情有可原;如今他已经整理过自己,她还…他可是京城属一属二的美男子,多少格格跟千金每回一见到他都会脸红,这个女人这样的反应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梅音狼狈的爬起身,一把无名火顿生。“不要!”虽然那条鱼的香味一直传到她的鼻子里头,让她的肚子咕咕叫。

 “好吧!那我就自己吃了。”御祈耸耸肩走回去,拿起鱼大口大口的咬着,不时发出啧啧声,好样十分享受烤鱼的美味。

 什么?!他居然真的自己吃了起来…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耶!他就只顾自己的肚皮,真的不管她了?真是太可恶了!

 梅音一气之下,转身就往外走。“你要去哪里?”

 “用不着你管!”她就算肚子饿也不会求他!她有手有脚,可以去外面采些果子充饥,总比在这直口水好。

 “我怎么能不管你?”御祈抓住了她的手臂,挡了她的去路。

 梅音不悦的抬起头来“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是你丈夫!”他理所当然的说道。

 梅音闻言张大了双眼“你…你说什么?”“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怕你走掉,是该说明我中了药,也不致于…”

 “等等!”药?!“我不敢说我是什么好人,但是做人的道理我还多少懂得。你对我有恩,昨夜我又侵犯了你,理当娶你进门。今后你就是我的子。”对于他突然这样正经八百的道歉,梅音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御祈突然靠近了她的脸,握紧她的双手“我要如何才能补偿你?只要你说得出口,我都能办到。要我娶你也行。”

 “娶…”梅音被他那勾魂的双眼,无懈可击的俊脸和带着磁的低柔声音得整个人飘飘然。眼看他的就要贴上来,她连忙把头转开。

 好可怕的男人!她终于懂什么叫致命的吸引力了。她昨夜会失身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在他的眼神下根本无法呼吸。

 “等一下…”她赶紧将自己的手离,她要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才行,让七八糟的脑子清醒一下。

 “对了,我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呢。”“梅音…”这一次他两手握住了她的肩,贴近了她的身子,她被迫仰起头看他。

 这个男人长得真是要命的好看!红齿白的,就算是美女跟他一比也相形失…天啊!他笑起来更是颠倒众生…这样的一张脸要是长在自己的脸上该有多好?唉,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

 “你今年多大了?许了人没有?家里都有些什么人?”这句话唤醒了沉在他相中的梅音。他已经开始盘查她祖宗十八代了?她今年才大一,才要享受大学新鲜人的生活,干嘛想不开去嫁人?虽然他是帅翻了,她也不讨厌他,但是嫁他?别开玩笑了!

 梅音退了两步“等一下…你是认真的吗?”“那当然!我从不跟人家开玩笑。对了,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吧!”他这么一说,倒让她想起来自己是多么可怕的女人。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她居然可以跟他发生那种关系…

 “说出来你可别吓到喔!我是应王府的大贝勒御祈,我阿玛可是当今皇上的叔父。这一次会来到江南,最重要的就是替我阿玛剿灭害人不浅的巫毒教…你怎么了?”御祈见眼前的人脸色发白,双目无焦距的凝望着他,有如受到什么打击一般。

 “你说什么?皇上?”“对啊!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当今的皇上就是康熙爷。”就算是乡野村姑也不可能不知道在位的皇上是谁。

 “皇上…”梅音抖着声,努力的下内心的恐惧。他说的明明是京片子,但是她却一句话都听不懂…

 她摇了摇头,她一定是太久没吃东西饿疯了,才会听到有人跟她说现在是康熙年间…对!一定是她听错了!

 “我明白汉人多少对我们人是有敌意的,但是康熙爷是我看过最优秀的君主了。他年少英武,拔擢有才之士,重用汉人,大修前朝皇陵,处处为人民着想。

 放眼历史,我就不信有哪几个君主能比得上他。真想不通为何还有人打着反清复明的口号,到处生事。”御祈说完后想叹一口气做为结语,却被梅音狠狠的掐住了手臂。

 “我问你…今年是几年?”她干嘛这么激动?“康熙二十一年…你没事吧?!”现在是清朝?!她怎么会来到这里?!她只不过是从脚踏车上摔了下来,为什么会来到古代?!不!她不相信!这不是真的…梅音跑出了山,不停的往前跑,不理会后面御祈的追喊。他一定是在骗她!

 她会证明这里才不是什么清朝呢!只要她走出这个山谷,就会真相大白!他是骗子…她不能相信他的话…

 她跑过了树林,跑过了小溪,心狂的跳着,好似要跳出喉头。后面的追喊声从没停过,她听不清后面的人在喊什么,她只知道她要快跑,跑离这一切。

 她只顾着往前跑,却没看到地上一颗石头,踢到石头的她整个人竟然往下栽!

 这时她终于听清楚后面人的叫喊声了…“小心!前面是悬崖…”御祈在她摔下崖时,及时拉住了她的小手。但是下坠的力道太猛,他根本就拉不住她,结果是两人一起摔了下去。

 当梅音往下看去,才明白他们摔下去的地方是一片汪洋…她非但不会游泳,而且最怕的就是水!

 “哇啊啊啊啊啊啊…”噗通一声,水面上溅起了一个好大的大水花,梅音的惨叫声也随着摔入水里而停止。  m.UYeXs.Com
上章 贝勒陷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