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贝勒陷情 下章
第五章
“有人来了!”御祈把梅音的衣服穿好,赶紧将她抱出外。

 梅音还迷糊糊的。折腾了一整夜,她好累,全身又酸又麻。

 “我想睡…”“不行睡!有人来了。”

 “天还这么暗,谁会来…”她睁开眼,发现四周仍漆黑一片。

 越来越近的声音,传到了两人的耳里。“一定就在这里了!在山谷的那一头有滑下来的痕迹…给我仔细的找!”

 “是!”梅音一听,瞌睡虫全跑了“真的有人来了!是不是要来救我们的?”

 “不是!她们就是害我跌下山的那帮人,是来杀我的。”

 “啥?你…那我们快跑啊!还在这里干什么?”

 “老是躲也不是办法。”“那你的意思是要跟她们硬拚了?”

 “总要做一个了结。”御祈的脸上慢慢凝聚起肃杀之气。此次他围剿巫毒教,因为对付的都是女子,所以他没对她们使毒,希望能以劝降的方式,让她们自动归顺朝廷。想不到他的仁慈却反倒让自己差一点丧命!看来仁慈也必须有选择,像她们这帮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巫毒教,就该狠一点。

 “坛主,里有人待遇的痕迹!”“是吗?进去看看!”一干人戒备的进入了山

 “不行啦!你看她们有五、六个人,我们才两个,怎么拚得过?”

 “只要抓住为首的那个人,其余的就好解决了。”徐小妮,想不到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那太危险了!你不就是被她们下药才会掉到这里来的吗?你看她们每个人都带着刀剑呢!我看…我们还是快逃吧!”梅音拉着他就要往后跑。

 御祈却仍站着不动。“你…很在乎我的安危吗?”

 “那当然!”都什么时候了,他突然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接着梅音就无法思考了,因为御祈的覆上了她的…半晌,他靠着她的头气“你在这里等我,只要一下子就好了。”待梅音回过神来,哪里还有御祈的身影!

 那个笨蛋真的去跟她们硬拚了?唉!男人就是爱逞强,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有,他居然可恶的扔下她在黑暗之中!这儿可是山外头,天又暗,谁知道会不会有蛇还是什么的在她脚下…等等!之前她好像是在躲老鼠,躲着躲着…天啊!她做了什么?

 死御祈!他不是说不再碰她的吗?居然丢下她一个人就跑了…他一定要解释清楚!梅音也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口。

 ----

 五名女子走进里,看着地上散放了一堆被火烧得焦黑的木头,足以证明曾经有人住在这里。再摸摸石头上的草还是温温的,可见在她们到之前,人还在这里。很有可能是听到了她们的脚步声才赶紧走的。

 “坛主,难道他没有中毒吗?要是中了毒就不可能还活着,更没有办法吃东西。这里的东西都还温着呢!”

 “东西还温着…那就表示人刚刚还在这里。说不定是因为听到我们来所以赶紧跑掉。”

 “教主说过此人很危险,不是我们能应付的。别找了,赶快先回去禀告教主再说。”

 “是!”正当一行人退出去,御祈悠哉的站在口,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怎么才刚来就要走人了?坐下来大家聊聊天嘛!”

 “你…你怎么…”众人见到御祈竟好端端的站在原地,每个人的嘴巴都张得好大。

 “我怎么还没死是吧?”他扬着嘴角,不在乎的慢慢向她们走来。

 “快点把黑龙玉出来,我还能保你一个全尸!”徐小妮大声骂道。虽然她表面镇定,其实她心里怕极了…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她对御祈下的是药,那可就糟了。

 “小妮,你这样说真是令我难过啊!想当初你对我百依百顺,如今竟然翻脸不认人,又对我口出恶言…”御祈捧着心说道。

 “住嘴!你是我们巫毒教的死敌,谁对你百依百顺了?我恨你都来不及!”御祈笑着摇摇头,挑眉说道:“既然你这么恨我,那又何必对我下药?你这样不是自相矛盾吗?”

 “药?坛主,你…”大家的视线纷纷落在徐小妮的身上。

 “各位姊妹,请原谅我!”徐小妮说完便出了剑,把四名教众全杀了!

 躲在口一直注意着里头动静的梅音差一点叫出声来。天啊!那些人不是跟她一伙的吗?为什么要把她们杀了?!

 “你…你居然把曾经患难与共的姊妹给杀了,就为了灭口?!”

 “反正她们早晚都得死。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番苦心。

 若是我下的不是情草而是七步追魂散的话,你哪还有命站这儿跟我说话!”真是一对妇!梅音看着她那不要脸的行为,气得咬牙切齿。

 “怎么?刚刚不是说你很恨我吗?”徐小妮亲昵的贴着他的身子,勾住了他的脖子。

 “那是故意说给她们听的。我哪会恨你,爱你都来不及了!”连这么恶心的话她都说得出口?!梅音大摇其头。跟她一比,她可输太多了。

 御祈将她围在他脖子的手甩开“心如蛇蝎的女人,令人生厌!”徐小妮杏眼顿时张大“我心如蛇蝎?那你又如何?!我们是半斤八两,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徐小妮从后面抱住了他,前在他的身上磨蹭。

 御祈不耐烦地震开了她“谁跟你是一对?!”

 “你…那一夜…”徐小妮被甩到一边。“那一夜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只不过让你误以为我们已经有了夫之实罢了!

 你只不过是我可以利用的工具,如今黑龙玉我已经到手,你对我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你一开始就想利用我?!”徐小妮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原来教主说的一点都没错,他只是想利用她摸进巫毒教圣地,偷取圣物黑龙玉!而她竟傻得将分坛的位置告诉他,帮着他毁了五处分坛…御祈点头“没错!”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徐小妮大受打击。她还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真正爱她、疼惜她的男人,结果却是…这个御祈讲话也真够狠的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是你愿意让我利用的,我从来就没有说过喜欢你。”

 “教主说得对,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我为了你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就连自个儿的姊妹都杀了,你怎么能…”徐小妮的眼泪不争气的了下来,真恨自己怎么会被他的英俊无害面容一时惑。

 “你很恨我吧!想杀我是不是?来啊!你手上的剑是拿假的吗?来这里不就是想看我死了吗?”御祈依旧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对她不正经的眨眨眼。

 徐小妮越看他这个样子就越气愤。第一次见到他,她就是被他这样的表情失了心魂;她还以为自己如此幸运,遇到一名俊帅又多情的男人。

 她从来就不想变成巫毒教的一员,只想做一个平凡人,跟自己心爱的男人成亲生子,当一个既幸福又足的女人。但是为什么她的命运这样多舛,不是遇到坏男人就是遇到另有目的的男人?为什么她就是得不到她要的幸福?!

 她越想越气,出了剑,二话不说就往他砍去,只是她还没碰到他的身体,御祈一个反手就将她制伏,将她的手反转在背。

 “想杀我?你也太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徐小妮吃痛叫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们教内最可怕的七步追魂散该有解药吧?快说在哪里!”很多官员皆被这种毒所苦,就连这里的父母官都难逃她们的毒手。

 “没…没有解药!”“你最好从实招来,要不然可有吃不完的苦头!”

 “我是听教主说过别让身体发寒,寒毒就不会发作。至于解药,我真的不知道…”御祈加重了手劲“还嘴硬!快说解药在哪里?再不说我就杀了你!”徐小妮痛得掉下了眼泪,哭号道:“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了,你就算杀了我,结果也是一样的!”御祈闻言在她的身上点了几个,接下来只见徐小妮整个人就莫名在地上边打滚边喊痛了起来。

 看着在一边狂肆笑的御祈,梅音顿时打了个冷颤。御祈说的没有错,他要是发起狠来,确实可怕。

 “我真的不知道…啊…好痛!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痛…”原来御祈点了她身上各关节的痛点,小妮只觉得全身痛入骨髓,好像有人不停的用铁捶打她全身上下每个关节一般。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杀了那些姊妹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我只须把你带到宋乔的面前,用不着脏我的手,你就会比死还难过。”徐小妮痛得在地上哀号打滚“不…你不能对我这么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我?我看你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吧!别怪我狠,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论小人,你心里该最清楚谁是小人。”他像一个旁观者,不在乎的坐在一旁欣赏着在地上嚎哭的徐小妮。

 “你…好狠毒的心!竟对我…”徐小妮的脸色渐渐发白,不能停止身上的痛。她明白今天落在御祈手上是怎么也逃不掉了。

 “当初对我下了药还派人追杀我时,你怎么不觉得狠心?小妮啊!你知道我被野狼猎杀在生死边缘痛苦挣扎时,心里想到的是谁吗?”只要是伤过他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这是他的规矩。伤了他一分,他就要对方一条命来赔!

 “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变得如此…我又何尝愿意看你受苦?啊…痛…你好狠的心!我做鬼也饶不了你的…”徐小妮气若游丝的倒在地上。

 “那些被你们下了毒的人,每天都必须忍受这样的疼痛,直到死为止!招出解药在哪里我就放了你。”听着徐小妮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哭叫,御祈的脸上扬着不在乎与得意的笑容,仿佛很享受这样的过程。现在的他根本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魔鬼,令人骨悚然。

 “我…我真的不知道…”徐小妮全身的力气眼见就快空,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搐着。

 梅音一颗心越来越惊惶。如果她没有回到这里,她可能永远也看不到御祈的这一面。外表的俊美仿若仙物,内心却残如鬼…她到底是救了一个什么样的魔?!

 “反正我时间多得是,今天我就跟你耗上了,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身体硬。

 痛要是在三个时辰内没有解开的话,可是会气血逆…你好好考虑考虑吧!”

 “不要…”她不要连死都死得那么凄惨!“你杀了我吧!我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变做厉鬼,生生世世纠你…”梅音实在看不下去了。他怎么能这么冷血?!就算是那名女子害他,也不能用这样残酷的手段来折磨她啊!

 “住手!”梅音跑了出来,走近徐小妮,看到她全身的血管暴突,连脸上都有如爬了泥鳅一般的可怖。

 太…太残忍了!她想不出有哪个人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被整成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德行。

 御祈没想到梅音会来这里“梅音,你怎么来了?这里的事情一下子就处理好了,你先出去。”

 “放了她吧!她已经说不知道了。”“你不了解…她们都是巫毒教的人,尤其是这个徐小妮,靠着她的美,不知杀了多少无辜的人,毁了多少家庭。若是不问出七步追魂散的解药,会有更多人死在她们的手里。”

 “可是…你也说过,你想改变,不想再做杀人如麻的凶手。而你现在让人生不如死,不比杀人更可怕吗?”

 “梅音,你太单纯了。对恶人仁慈,就是对善良无辜的人残忍。要不是我运气好遇见了你,我不是饿死就是早被野兽咬死了。”

 “不!好人是人,坏人难道就不是人吗?不管怎么样,杀人就是不对的。更何况你就没有错吗?毕竟是你欺骗她在先啊!”御祈听了她的话,怒气渐升,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的意思是,被她下毒的人活该倒楣,连公道都不能讨、连解药都不能问?!她只是一个不相干而且就快要死去的人,我们有必要为了一个死人争吵吗?”

 一梅音坚定的看着他“她已经说她不知道了,就算死了她也拿不到解药的。你那时是怎么说的?别让我后悔自己救了一个杀人魔王!”

 御祈咬着牙,瞪着梅音“你…你救了我就很了不起吗?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现在就把她杀了,我看你还能说什么!”

 梅音看着御祈,眼中含各种不同的情绪,有眷恋、气闷、不敢置信,还有更多的不解。那一双剪水瞳眸似乎一直在问着他,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御祈青筋暴,看着她那一双眼睛,就是没有办法拒绝。只不过是一个平凡女人,女人他看得还不够多吗?她只不过是个刚认识的女子,为什么对他竟有莫大的影响?他很想不去理会她,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御祈举高了手,看着梅音那张因生气而涨红的俏脸…该死的!为什么他要在乎她的话?

 梅音以为他要将徐小妮一掌打死,他却是将她的道解了。他瞪着梅音咆哮“这下你满意了吧!”

 御祈像只暴躁的狂狮走来走去,手指着梅音对着她狂吼“你也给我滚,滚得远远的!你的大恩大德我已经报了,永远别再出现在我眼前!”徐小妮一点都不感激梅音。她看到御祈的眼里写了对这个女人的在乎。他总是高高在上、冷血无情、视女人为无物,为什么这个长相平凡的女人竟能得到他特别的关爱?

 为什么这个女人轻易的就可以拥有她求也求不来的幸福?!

 梅音像个没有感觉的木头人,正颓然转身走出口,突然徐小妮站起了身子,握紧了手上的剑往她的背后笔直刺人,而御祈却比她早一步的从后挡住梅音,任由那把利剑深深的刺入他的腹中。

 徐小妮没有料到他竟然会用自己的身体去阻挡,更恨他为了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连命都不要!

 “不…”梅音尖嚷地扶住了他,看着鲜直四溢。

 御祈脸上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还笑道:“我一向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更不爱欠人什么。我欠你的就当现在还给你,从此之后就两不相欠…下次再见到你,我绝不饶了你。滚!”徐小妮抖着手放开了剑,面色苍白的跌坐在地。御祈面不改的将腹中的剑出,一时之间血花四处飞

 “你走吧!告诉宋乔那个女魔头,过两天我会亲自去灭了巫毒教,叫她准备好。滚!”御祈靠在石头上冷淡的说道。

 徐小妮出去前再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极冷、极绝情又魅惑危险的男人,最令她心动的男人…

 待徐小妮离去的脚步声再也听不见,御祈这才出痛苦的模样。他再怎么勇猛,也只不过是血之躯;刚刚的表现都只是虚张声势。

 其实他可以轻易的挡掉那一剑的,是梅音那心碎的神情震慑了他的心,让他失了防备。

 这一定是老天爷给他的报应!玩了那么多女人,第一次有一个女人旋绕在心,却被当成冷血魔看待。

 御祈捂住下腹血如注的伤口,头已经开始有点晕了,眼前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糊…

 “不…”梅音哭叫着。要是她一开始听他的话就好了,如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看着血不停不停的出,梅音又急又伤心,不知如何是好。

 她握紧御祈的手,看他痛苦的紧闭着眼,口中呓语不断,而她又什么忙也帮不上,她实在是急得快哭了。谁来救救他吧!再这样下去,她就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她不要啊!她不要…

 握着御祈越来越冰冷的手,梅音终于忍不住的跃在他身上大哭了起来。

 谁来救救御祈?谁来救救他…御祈…  M.uyExS.cOM
上章 贝勒陷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