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贝勒陷情 下章
第十章
梅音脸上挂着眼泪,直直的看着御祈,看着他那残酷的笑,听着他那残忍的话语…那是她所认识的人吗?是她爱的人吗?

 男人…真是世上最难懂的动物。心变了,人也跟着变了。之前的温柔为什么会在一瞬间就完全转为冰冷?

 也许是眼泪吧!她眼中的御祈竟是如此的扭曲变形…他不再是她所认识的他了,他怎么能变得如此可怕?!

 梅音将间的黑龙玉取下,着泪向御祈请求“我求你放了她们吧!她们都是可怜人,你就念在我曾经救过你的份上,放了她们好不好?你要怎样对我,我都无所谓;请你放了她们…”梅音说完就跪了下来,拚命的在他脚边磕着头。

 众人见她这样的行为,全都惭愧的低下头来不敢说话。她们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宋乔从生死边缘将她们救起来的,现在她们却都没有梅音的勇气;而被她们一直指责的人不但不埋怨她们,竟还反过来为她们求情。

 御祈看梅音这个样子,心里实在是又心疼又气。

 为什么她能为宋乔这样做?难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就这么不值得?她就这么残忍,真的不管他会怎么想、不管他内心的感受吗?

 他将她一把抓了起来“要我放了她们可以!我要你当着她们的面,承诺一辈子当我的女奴,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更不准在我面前说你要走!”

 “不!你不可以答应…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梅音,我不准你答应!听到了没有?不能答应…”宋乔哭叫道。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想报复的人是我,放了她们吧!也放了你自己…”御祈更加用力的抓紧了她“为了巫毒教,你连自尊都可以不要?!我在你的眼里、心里就这样一文不值?!”这个女人为什么就是要这样同他做对?她难道不知道,只要她想要的,他都会想尽办法的足她,只要她的心里有一点点他的存在…结果呢?他在她心里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这个该死的、可恶的女人!她难道就不能说她爱他、想他?

 只要她说出这些,就算她之前犯了滔天大错,他也会原谅她的。

 御祈双眼赤红,对她重重的点头“我可以放了她们,但是我一定要宋乔死!

 你越想救她,我就偏要让她在你面前死去!来人啊!把宋乔的嘴巴打开,把盒子里的七步追魂散全倒进她的嘴里!”

 “不!住手!”梅音不停的在御祈的怀里挣扎“你不能这样做!住手!住手…”她泪面地失声狂叫,将御祈抓着她的手用力一咬,一挣脱了他的怀抱,她马上冲上前去,将那些要往宋乔嘴里的药用力打了下来,接着就在御祈及众人的惊呼声中将药全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梅音!不…你这是何苦?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已经没有意义了,你何必为了我这种人做傻事?”宋乔哭着说。

 “乔姊,元昊哥一直在等你,你一定不能死…我才是真正一无所有的人,你至少还有一个元昊哥…”梅音话未说完,就感觉到眼前一片模糊与昏暗。

 御祈赶紧抱住她下滑的身子“音音…”梅音勉力开口“御祈,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不愿意你后懊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我爱你!我最爱的人就是你…”说完她就动也不动的躺在御祈的怀里,脸上还带着笑意,看起来似乎是睡着了,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身子正在渐渐失去温度。

 “梅音!不…快给她喝大量的酒!酒能淡化体内的追魂散!快把她的血脉封住,千万别让毒侵入心脏,要不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你这个是非不分的混蛋!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这个混蛋…”宋乔又想起死去的苦命妹妹。长得跟妹妹一模一样的梅音,难道也逃不出命运的捉弄吗?

 御祈紧抱住梅音,握住她的手,将她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一句句的回想。为什么当时的他没有发现这些句子里隐藏着多深的爱意?她是那样全心全意的爱着他,甚至不惜用生命来证明,而他对她做了什么?他竟亲手推此生最爱的人下地狱!

 “你们都死了吗?还不快点去拿酒来,快!”御祈封住了梅音重要的血脉,抱着她痛哭。他抖着手抚摸着她那绝美的容颜…他怎么会对她说出那样残忍的话?甚至她走上了绝路!

 “你的命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统统是我的!就算到了黄泉之下,我也要追到你!我这辈子是定你了,我不许你带着对我的误会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我有太多话还没对你说…你等我!我一定会救醒你…”----

 “梅音…”如针细的声音在她的身边轻轻呢喃,梅音停下了脚步四处观看。

 “梅音…”这次声音在她耳边清楚的响起。“回去…梅音,快回去…”这个熟悉声音是…怎么会?!但是她明明听到了…梅音着急的四处奔跑找寻,随着声音越来越大,她看见前方有一小点白光,声音似乎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于是她奋力的往白色亮光奔跑。

 待她用手阻挡金亮耀眼的光芒时,她才发现自己站在海岸边,前方有一个人背光站立。

 梅音越是接近这个人,就益发觉得这人的形影实在好眼。该不会是…她快速的往那个人靠近“!”她颤着,眼泪盈了她的眼眶。怎么会在这里?天啊!她好想

 对着她微笑,仍然是一贯的温柔眼神“梅音,听说,你快回去吧!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梅音抬着泪眼看她,听不懂的话“,你在说什么?我要回去哪里?

 我要留在的身边,哪里都不去!”“梅音,世间事冥冥之中皆有定数,你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无限感慨的说道。

 梅音实在不仅在说什么。她不是回到的身边了吗?为什么却一直叫她回去?她到底要回去哪里?

 “不要!我再也不要离开了,我哪里都不要去!还是生我的气,气我都没有回来陪你?我再也不走了,不要赶梅音走好不好…”梅音哭着抱住不放。

 依旧是一脸慈祥的望着她“有人还在等你。他是真心爱护你的,把你交给他我很放心。你长大了,总不得一辈子都粘着。”发现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梅音正想要更接近她,突然的身影就像细沙一样从她的身旁慢慢散去。

 “不!不要…”梅音不断的摇头哭叫,不相信就这么莫名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刻,寒风猛劲的狂吹,天一下子就暗了下来。风几乎吹得她站不住脚,她发现脚下的细沙正在快速的累积,她想举步,却发现脚如同生了似的不能移动分毫。她发觉她的身体正直直往下沉,她想叫喊,喉咙却干裂疼痛的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手胡乱的抓向四周,忽然这些沙子又化成了冰冷的海水,不停往她的身上冲刷拍打。

 她载浮载沉着,似乎看到水上漂浮着一样东西,她奋力的拨开海水前进,可每次快要接近它时,又被一个拉开了距离。她的身体冷热杂,在海水之中的脚是冷寒无比,在海水之上的身体却是十分烫,甚至烧得她的头昏沉沉的。海水不停的刺她的眼睛,她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那东西似乎离她越来越遥远了…

 她觉得她的身体越来越沉重,她的手脚慢慢的僵硬,她的力气用完了…渐渐的,她发觉原本炙烫的脑子已经不再了,全身被冰冷的海水浸得凉透舒服,好像小时候在炎热的夏天里给她吃那一片多汁又冰凉的西瓜一样。

 她全身静止的直直往下陷落,好像被包围在一团凉爽舒服的薄膜中,疼痛的感觉不再,她的身体再无任何负担和重量。她身上仿佛有一股气流正在慢慢的出去,一直出去…出去…

 **** **** ****

 大夫为躺在上动也不动的梅音把脉,接着摇头叹了口气“她虽然已经离了险境,但是就连我也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一直没醒过来。”

 “你是大夫耶!你竟敢说不知道?!”宋乔激动万分。

 “我实在是不明白。照道理来说,她应该没事了才对。”宋乔一把抓住了大夫的领子“你这个庸医!要是梅音不能像以前那样活蹦跳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元昊拦住了宋乔“你这样是干什么?”

 “就算你要了我的命,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大夫实话实说。

 “那好!我现在就杀了你!”宋乔说完就要去拿挂在墙上的剑。

 “你不是说过不再杀人?”元昊搂住了她的

 “放开我!这是我最后一次杀人,你让我先杀了这个混蛋再说…”

 “这个月已经来了十几名大夫了,每一个都说差不多的话,难道你也要把那些大夫全杀光?”

 “对!我就把他们全杀了,以免他们再去害人!”

 “你可不可以冷静一点?以往你的沉稳哪里去了?”她变得可真多。以前的她话少、面冷,如今她好像又急切得过头了,让他一时之间还真难适应。

 “人都躺在上整整一个月了,我还冷静得下去吗?”

 “你别再闹了,我们出去吧!让御祈静一静。”元昊看着站在一旁好半天都没有出声的御祈,明白现在心里最难过的人就是他了。

 宋乔看着御祈落寞的背影,心没由来的一酸。她向御祈走去“你去休息吧!

 我来照顾她。”当初虽然他救了她,她的心里并没有完全原谅他。但是见到他这一个月来不眠不休的照顾梅音,就算她再怎么铁石心肠,也被他感动了。就看在他对梅音的情意上,她是可以暂时不跟他计较。

 “喂,你是聋子啊!大夫说她已经离危险了,只要她一醒,我一定马上叫你过来行不行?你是不是想倒下来增添我们的麻烦?”宋乔站在他的面前,对着他大骂。

 但是御祈只是握住躺在上梅音的手,用深情款款的眼眸看着她,好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你…”宋乔看着御祈看着梅音的眼神,眼睛竟泛起了一股酸意。

 她一直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哪个男人真正看重感情、一生只爱一名女子…也许是因为她感情的路走得太艰苦,所以她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自从元昊愿为她而死,再看到御祈为爱甘愿受折磨,她才知道过去的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御祈在梅音昏倒后就放了她们,也命人医治元昊的眼睛。如今元昊的眼睛都完全好了,梅音还躺在上一动也不动…想到这一切有一部分是因为她,她就万分的难过。

 “御祈,你去休息一下好不好?要是梅音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她一定很难过的…”宋乔拭着眼角的泪,哽咽的劝道。

 元昊将她拉了出去“没有用的。我不知道对他说过几遍这种话了,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只要梅音一天没有睁开眼睛,他就不会离开她的身边…你就让他去吧!”

 “可是已经一个月了,他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很了解他的心情。要是今天上躺的人是你,我也会这么做的。看着心爱的人受苦,饭如何入得了口?心爱的人生死未明,又如何能安睡?”

 “可是梅音已经倒下了,万一连御祈也倒下,那…”

 “那我们也只能认命。现在我们就只能祈求上天保佑了。就算真有什么万一,我们也只能说也许这就是上天的旨意。”

 “都是我害的…要是我一开始就听你的话,不要去搞什么巫毒教,如今梅音也不会被我害得这样惨,他们早就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了。都是我…为什么躺在上的人不是我?天啊!我真恨不得代替她受这样的罪…”宋乔倒在元昊的怀中,泣不成声。

 “现在开始还不会太晚。若是梅音知道你不再是人人惧怕的女魔头,解散了巫毒教,还把七步迫魂散那样害人不浅的毒药全毁了,她心里一定很高兴的。”

 “梅音都是为了救我,她才会牺牲自己…要是我一开始不那么自私,今天这一切全不会发生…我好恨我自己!我做了这么多十恶不赦的事情,但是我却没有遭到报应,反倒是周围的人在替我受苦…我真想死了算了!”元昊定眼看她“不管你做过什么天大的错事,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无法替代的人;不管你如何的十恶不赦,你也永远是我最爱的女人。你的报应有我来偿,你若是死了,我更不会苟活在这人世间…因为失去了你,我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昊…”“乔儿…”两人激动的抱头痛哭。历经了这么长的日子,发生了这么多事,总算让几乎擦身而过的两个有情人,抛开了一切过往重新开始。  M.uYExS.com
上章 贝勒陷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