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游艳记 下章
第九章
众猴脚屣实地,认得是家乡,个个欢喜,都奔门旧路。那在众猴,都一齐簇拥同入,分班齿序,礼拜猴王,安排酒果,接风贺喜,启问降魔救子之事。悟空备细言了一遍,众猴称扬不尽道:“大王去到那方,不意学得这般手段!”

 悟空又道:“我当年别汝等,随波逐,飘过东洋大海,径至南赡部洲,学成人像,着此衣,穿此履,摆摆摇摇,云游八九年余,更不曾有道。

 又渡西洋大海,到西牛贺洲地界,访问多时,幸遇一老祖,传了我与天同寿的真功果,不死长生的大法门。”众猴称贺。

 都道:“万劫难逢也!”悟空又笑道:“小的们,又喜我这一门皆有姓氏。”众猴道:“大王何姓?”悟空道:“我今姓孙,法名悟空。”众猴闻说,鼓掌忻然道:“大王是老孙,我们都是二孙、三孙、细孙、小孙、…一家孙、一国孙、一窝孙矣!”

 都来奉承老孙,大盆小碗的,椰子酒、葡萄酒、仙花、仙果,真个是合家欢乐!咦!贯通一姓身归本,只待荣迁仙录箓名。猴王遣人将那珠宝清点,竟有许多,知名的不知名的,尚有一些奇异物什:木制的状似男人茎木,由小及大颗颗串连的夜明珠,柔软坚韧的皮鞭,夹力不大的小夹子。

 猴王看得奇怪,旁边众女早已面羞红,细问之下,那混世魔王喜,这些俱为助之器。众狐女一颗芳心早已系于美猴王之身,后将那浑身技施展开来,便宜了猴王悟空,过得舒逍遥。

 美猴王荣归故里,自剿了混世魔王,夺了一口大刀,逐演武艺,教小猴砍竹为标,削木为刀,治旗幡,打哨子,一进一退,安营下寨。过得几,被救虎豹狼虫之王都来参拜猴王。

 原来那虎豹狼虫回归本处,将猴王神通吹得天花坠,主受那混世魔王之气甚多,今见被灭,纷纷前来参拜猴王。

 顽耍多时,忽然静坐处,悟空思想道:“我等在此,恐作耍成真,或惊动人王,或有类那混世魔王之主认此犯头,说我们兵造反,兴师来相杀,汝等都是竹竿木刀,如何对敌?须得锋利剑戟方可。如今奈何?”

 众兽闻说,个个惊恐道:“大王所见甚长,只是无处可取。”正说间,美人雪纯走上面前道:“大王,若要治锋利器械,甚是容易。”悟空道:“怎见容易?”

 雪纯道:“我们这山,向东去,有二百里水面,那厢乃傲来国界。那国界中有一王位,城中军民无数,必有金银铜铁等匠作。大王若去那里,或买或造些兵器,教演我等,守护山场,诚所谓保泰长久之机也。”

 悟空闻说,心欢喜道:“汝等在此顽耍,待我去来。”雪纯道:“大王且慢。”***话说狐女胡雪纯向猴王进谏,傲来国界必有金银铜铁,取之容易。猴王正要驾云起走,雪纯道:“大王且慢。”

 悟空听得彼处有兵器,早已按捺不住道:“有何说教?快快道来。”雪纯道:“大王不知路径,奴家愿相随而往,购买兵器,需准备金钱。”

 猴王听得,将珠宝一股脑包得一包,携狐女,急纵筋斗云,霎时间过了二百里水面。果然那厢有座城池,六街三市,万户千门,来来往往,人都在光天化之下。

 寻个偏僻处,悟空按下云头,到得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悟空与雪纯走不得几步,街人纷纷关注二人,悟空记起数年前漂洋过海初次见人,人均害怕逃患,今次众人齐观,倒是奇怪,他哪知众人俱是细瞧光人的雪纯,又有几人注意他那雷公模样。

 忽地,一老者对雪纯喊道:“女娃,若要耍猴,便在此处吧,不用再往前走了,我等一定不少给。”雪纯听得,瞧了瞧猴王,强忍住笑。

 人们瞧着美女身边伴一雷公模样猴子,还道是耍猴哩。悟空也不恼,对老者道:“你这老倌,何等眼力,耍何猴哩,哪里去寻这么帅气的男子。”说着,做个鬼脸,逗得街人哈哈大笑。

 雪纯冰雪聪明,暗暗留心打铁之处,却发现每个剔头所均是人为患,走出之人均清眉净面,一问才知,今个乃是二月初二。“何为二月二?”悟空遇事均要个明白。

 雪纯道:“二月二,龙抬头,世人在这天必理发梳头,图个一年吉利。”二人走过一条街,听得远处人声鼎沸,走到近前,人头涌涌,人人神情兴奋。

 阵阵叫喊声从前台传来,悟空轻运神通,便与雪纯挤到台前,突然挤进来一男一女,那男的尖嘴猴腮,瘦小不堪,女的清眸盼,妍姿俏丽,关注台上之人纷纷侧目,一时之间,竞价之声弱了下来。

 悟空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开眼界,这个情景他从未见过:前方耸立着一个半人高的木制高台,高台呈弧形。高台后方悬挂着一方巨大的布幔,上面画着姿态各异的美女图案,布幔后面应是后台一类的空间。

 台面上则站了年轻貌美的女子,竟有十人之多,这些女子皆个个姿容出众,曼妙感。这些活生香的美女,全都穿着仅可遮掩重要部位的抹和小,外披薄如蝉翼的纱衣,一时之间,目尽是粉臂玉腿,,非常惹火人。

 “此处何为?”悟空低声问雪纯。他早年虽在市镇生活数年,但哪曾见这阵势。“是在拍卖女奴!”雪纯知无不言。因雪纯介绍,悟空才知这傲来国界商业贸易发达,买卖女奴合理合法。

 水帘中已有胡氏数女,对此自不上心,不过,关乎周遭情形,身边站了神色兴奋之男女老少。竞相叫价,气氛热烈。悟空正要引雪纯离去。

 这时一位高大槐梧的大汉从后台走了来,举手对台下众人示意:“各位,各位,接下来拍卖的是今之花魁!”立时台下响起了一片口哨声,叫喊声,众人是兴奋神色。悟空见众情涌涌。

 也不由得对这花魁产生期待之意。细碎的脚步声从后台传来,布幔掀起,一位极其美丽动人的少女袅袅婷婷地从后台走了来,彷若美丽的天使降临人间,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这少女年约双八,粉白黛绿,淡雅脱俗,沉鱼落雁,丰神冶丽,婷婷玉立,前仅束了条紧身红绫,哪儿裹的周全那顽皮玉兔,遮了上缘了下缘,中间挤出一条深深沟壑,峰上两点凸如豆蔻,妙处若隐若现,青光不住外,肌肤腻滑雪白,晶莹如玉。脚下却有一双脚镣。

 但那铁镣加在白的小足上,平添几分惑,令台下人目眩神。她神情纯真羞涩,楚楚动人,但体却感惹火,莆一现身,就把台上诸女全比了下去,此时她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却含泪花,神情惊恐羞怯,甚是惹人怜爱。

 那槐梧大汉见了众人的反应,甚为满意。“哈哈”一笑,朗声道:“诸位,此女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至今仍是处子之身,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开始竞拍,起价100两银子!”台上那少女眼中含泪,目观鼻,鼻观嘴,白净的俏脸上是委曲,不曾向别处扫视一眼。

 悟空见着此女楚楚可怜模样,眼前不再次浮现出师姐颖慧娇羞可人姿态,此时拍卖的价格已升至300两银子,这时一位脸彪,年约四十左右,一身蓝色长袍的高大壮汉叫道:“我出600两!”

 台下众人不由得安静了下来。台上那大汉大喜:“好!李大将军出价600两!有没有高过600两的?有没有…600两第一次…”此人乃是这傲来国的守城将军,权倾一时,众人见此人出得高价,显是志在必得,万不可因一女奴得罪此人,俱都不再言语。

 台上那大汉在兴奋地喊着“600两第二次…”那李大将军“嘿嘿”地笑着,眼泛异芒地瞧着那少女,眼睛眨也不眨一下,象是恨不得一口把她下去。

 那少女出惊恐绝的神情,显是对这李大将军的恶名有所耳闻,吓得全身都颤抖起来,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四下张望,是无助的神情。蓦地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我家主人出价1000两白银!”

 整个大堂顿时鸦雀无声。众人齐朝悟空方向望来,原来是雪纯突然叫价,这狐女雪纯道行千年,阅人无数,见此女生有媚骨,不似凡类,猴王又是道胎丹心,必不会责备,便擅自替猴王悟空出价买下此奴。

 众人见雪纯眉目如画,肤晶莹,光人。心道:此女主人为谁,竟是大之人,有此尤物仍是竞买。

 那李大将军见本已到手猎物,被人抢去,不双目泛起恶毒的光芒,但见对手是个娇美女子,比那台上之女又多几分妩媚妖娆,看得痴了,犹豫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没有再言语。

 众人见雪纯绝,料想主人必定是大人物,不想,携狐女上台的却是一个瘦小的雷公,现场顿时一片鄙夷之声。那大汉拱手道:“大爷可有千两白银?”

 态度虽然恭敬,言语甚是不屑。悟空微怒,将那珠宝包裹往地上一放,解开,傲然一立,不发一语。  m.uYexS.com
上章 西游艳记 下章